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学校生活教育

生活即教育、社会即学校、教学做合一

 
 
 

日志

 
 
关于我

我叫蔡忠民,湖北黃岡人,畢業於華中師範大學數學系,湖北省中小學德育學會會員。一直從事中學教育教學工作,擔任班主任19年,歷任過教研組長、政教主任、生活主任、德育主任、團委書記、校辦主任、校長助理等職務。現擔任河南宏力學校初中部生活主任兼高中部生活主任。

网易考拉推荐

心理趣文 | 如何避免被洗脑  

2016-09-01 19:46:16|  分类: 生活心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心理趣文 | 如何避免被洗脑 - 学校生活教育 - 学校生活教育
 

前几天读到到【卧底心灵培训:教连接宇宙能量 敛财超10亿】这条新闻,当时想到如果遇到类似的情况,应该怎么识别和避免呢?今天就聊聊这个话题。当你有一天接触到传销、心灵成长、灵修、邪教这类场景时,对于一个普通人来说,会很容易被洗脑。


      相信大多数人的第一反应是不会,但实际下当你遇到精心准备好的套路,你的大多数反应都对方都有应对办法,会在一些小事上,不知不觉影响你。


前段时间看过一本《不可思议的心理控制实验》,作者是理查德·怀斯曼,(写《怪诞心理学》12的那个作者),在书中就专门有一章讨论了这个问题,跟大家分享一下。

 

正文

出处:不可思议的心理控制实验

作者:理查德·怀斯曼

 


| 第一个工具:登堂入室 |


      斯坦福大学的乔纳森·弗里德曼和斯科特·弗雷泽曾做了一个经典实验。实验中,研究人员扮成义工,挨家挨户解释,由于附近的交通事故频繁,请附近的居民在他们的院子里树立小心驾驶的标志牌。由于标志牌非常大,竖在院子里明显会破坏花园的景观。不出所料,很少有居民愿意这么做。


      在实验的下一阶段,研究人员去到另外的小区,这次请居民在院子中竖立一块做个安全驾驶员的标志牌。这次的标志牌只有3英寸见方,所以几乎所有居民都乐意这么做。两周后,研究人员再次到访,请第二组接受竖立标志牌的居民换成更大一些的标志牌。


      令人吃惊的是,有超过七成多的人愿意竖立那个又大又丑的标志牌。这一概念被称作登堂入室。它首先让对方接受一个温和的要求,然后慢慢换成更加夸张的要求。


      从以上实验可以发现,琼斯就是使用了这样的技巧来控制手下的信众。信众一开始只被要求捐献他们收入的一小部分给圣殿,可随着时间流逝,要求捐献的金额越来越大,直到他们把所有的积蓄和财产都捐献给了琼斯。


      同样,在自我奉献方面,也有类似的情形。当刚加入圣殿的时候,琼斯只要求信众每周抽出几个小时为社区工作。慢慢地,时间就会一点儿一点儿地增多,直到要求信众长时间工作,比如帮助圣殿吸收更多的人加入,给政治人物和媒体写信等。通过一点儿一点儿施加影响,琼斯成功地利用了登堂入室的技巧,使得众多信徒最终心甘情愿地献出生命。


      如果人们不给自己设定一个底线,拒绝过分要求的话,这样登堂入室的手段就会每每奏效。琼斯使用的第二个心理技巧及时平息了潜在的叛众。



| 第二个工具:强行求同 |


      20世纪50年代,美国心理学家所罗门·阿希做了一系列关于从众性的实验。


      阿希要求实验参与者每次单独到实验室来,然后把他介绍给另外六名志愿参与者。他不知道的是,介绍给他的六名志愿参与者其实是阿希的实验助手。整个实验组由一名志愿参与者和六名假冒的志愿参与者组成,他们坐在桌子前面,被告知需要进行视力测试。他们看到的是两张牌。第一张牌上有一条线,第二张牌上有三条线,长短不同,其中一条和第一张牌上的一样长。


      整个小组得说出第二张牌上到底是哪条线和第一张牌上的长度相同。七个人的座位是特意安排的,确保真正的志愿参与者最后一个发言。每个人都可以说出自己的判断。因为假冒志愿者的答案都是一样的,在前两轮实验中,六名假冒志愿者给出的都是正确的回答,而在第三轮实验中他们刻意给出错误的回答。阿希希望通过这样的实验,判断有几成人会在明显错误的引导下,放弃自己的判断而随大溜。


      结果令人吃惊,超过七成的人会随大溜。在稍微调整一下实验过程后,阿希要求六名假冒志愿者中的一个人给出不同于其他五个人的回答,因为有杂音的出现,放弃自己的正确判断而随大溜的比例立刻降到两成。


      人民圣殿教是从众心理实验的一次巨大实践。琼斯知道,任何异议都会鼓励其他人也说出自己的不满,所以他不允许有任何批评的声音存在。为了避免异议出现,琼斯利用眼线控制信徒,所以,任何异议都会遭到鞭笞惩罚或者当众羞辱。他同时还把任何企图互相关怀的小群体拆散。连信众的家庭都被拆散,最开始是孩子们在祷告的时间得坐到离父母很远的地方,后来其他信徒提供的日托服务会接管孩子们。


      琼斯鼓励夫妻的婚外性行为,这样就可以消解婚姻的纽带。同样,琼斯城周围的茂密雨林确保了整个圣殿社区和世界隔绝开来,这样他们就听不到来自外界的质疑。这样排除异己、强行求同的效应逐渐升级发酵,最终导致集体自杀。


      在集体自杀仪式的录音带中,有个母亲公开质疑,认为孩子们应该有活下去的权利。琼斯很快采取行动,平息异议,宣称孩子们更有得到平和的权利,我们能做的,就是离开这个该死的世界。随后,人群为琼斯欢呼,一个男人大声喊:我的姐妹,一切都结束了……我们已经见证了美好的时刻。另外一个人马上接着说:如果你让我们现在就献出生命,那我们已经准备好了。


      然而,琼斯并不满足于登堂入室、排除异己的手腕。为了控制信众的思想,琼斯的第三个心理武器就是,他宣称自己可以和上帝直接沟通,他会显灵。



| 第三个工具:表演神迹 |


      有一部分信徒追随琼斯是因为他会显灵


      比如,他会让遭受病痛折磨的人来到他的教堂前,让病人张开嘴,接着他会很戏剧化地从其嘴中拽出一块致癌组织,称这样他们就可以痊愈了。有时,琼斯还让拄着拐杖的病人扔掉拐杖,并要求其沿着走廊起舞,忽然间,神奇的事情发生了,跛脚的病人好像瞬间痊愈了。


      他还声称能够听到上帝的指示,对于前来教堂的信众,他可以准确地说出他们的个人信息。有一次,来听他布道的人比预想的多出很多,于是琼斯宣布,他可以变出更多的食物供大家食用。几分钟之后,教堂的门打开了,一个教会人员端着两大盘子炸鸡走了进来。


      所有这些,都是骗局。在治疗癌症的案例中,琼斯从患者嘴里拽出的实际上是一块臭鸡胗,琼斯只不过表演了一个魔术。治愈跛子的案例中,跛子是琼斯的忠诚信徒扮演的。而关于信众的个人信息,琼斯并不是从上帝那里得到的,实际上是他的爪牙通过翻检信徒丢弃的信件和其他有用的文件得到的。


      关于炸鸡,有信徒后来回忆,在变出食物的奇迹发生之前,他曾经看到教堂的人从肯德基快餐店买了好几桶炸鸡。当琼斯发现有人质疑他的时候,他就把藏有轻度泻药的蛋糕分给那个人,宣称上帝会用呕吐和腹泻来惩罚存有疑心的人。


| 第四个工具:自我辩护 |


      1959年,斯坦福大学的心理学家艾略特·阿伦森做了一项深入研究,揭示了信仰和行为之间的关系。让我们随时光倒流,回到当时的实验现场,想象一下你就是其中一位实验参与者。


      当你到达阿伦森的实验室后,研究人员会问你是否愿意参加关于性心理学的小组讨论。这么有趣的话题,你当即答应参加讨论。研究人员于是解释,有些人在讨论中会很敏感,所以所有的志愿参与者都得通过一个尴尬的测试才能继续。


      你会拿到一张充满挑逗性词语的纸,还有两篇对性行为活灵活现的描述文章。研究人员让你把那些词语和描写都大声朗读出来,同时他要对你脸红的程度打分。经过这该死的尴尬测试之后,研究人员告诉你,好消息是你通过了测试,所以你可以到小组中参加讨论了;坏消息是尴尬测试的时间拖得比预想的要长了些,所以你参加的时候小组讨论已经开始了,你只能听他们的讨论。研究人员让你坐到一个小隔间里,并解释说所有参与者都是坐在分隔间里的,这样可以确保隐私不被泄露,他还给你准备了一副耳机。当你戴上耳机,你肯定会大失所望,因为你听到的是这个小组正在讨论《动物的性行为》这本书。讨论结束后,研究人员请你对自己的实验体验打分。


      和很多心理学实验一样,阿伦森的实验中同样有很多刻意隐瞒的部分。这个实验是关于信仰心理学的。


      当参加实验的人到达实验室的时候,他们会被随机安排到两个小组中去。一半人按照刚才说的过程进行实验,他们被要求朗读那些非常具有挑逗性的词语和文章,另外一半人被要求朗读的材料不具有挑逗性(类似妓女贞女的区别)。但每个人听到的小组讨论都是同样的录音磁带,每个人都被要求对自己的实验体验评分。


      大多数阿伦森时代的心理学家都倾向于认为,那些经历了更尴尬测试环节的人,对实验的评分会比较低,因为他们会把分值和自己所经历的强烈失落联系起来。然而,阿伦森对于自我辩护心理的研究让他认为,实验结果应该与大多数人预料的相反。阿伦森推测,那些读了挑逗性文章的人会倾向于为自己辩护,说服自己,这一次参与实验是值得的,并最终给出高分评价。


      实验结果验证了阿伦森的推测。尽管所有人听到的都是同样的录音,可那些经历过极其尴尬测试环节的一组人给出的评分远远高于另一组。


      阿伦森的研究结果有助于解释为什么很多人在经历过痛苦和屈辱之后,仍然愿意留在某个组织之内。美国大学中的兄弟会往往会让刚刚入会的新生吃一些很难吃的东西,或者脱光衣服;军队也会对新兵进行极端环境训练;实习医生在成为真正的医生之前,往往要值夜班。


      类似的情况也发生在琼斯那里,他通过这样的策略让信徒对人民圣殿产生归属感。信徒要参加冗长的会议、给教主写忏悔信、把自己的财产捐献给圣殿,甚至让他人来抚养自己的孩子。如果琼斯怀疑某人对圣殿不忠,那么他会让其他信众对其进行惩戒。如果用常识来判断,人们经历过这些之后肯定会离开人民圣殿的。可事实是,自我辩护的心理反而让这些信徒更加离不开人民圣殿。


      吉姆·琼斯这些控制他人心智的手段,与催眠术、施加暗示都没有任何关系。实际上,琼斯利用了四个关键的心理原则。


      首先,登堂入室让对方逐渐陷入自己的控制。当教主的一只脚跨进信徒心灵的大门之后,信徒们就会被要求做出更大的牺牲,不知不觉之中,信徒就完全陷入邪教的控制之中了。


      其次,任何异议都必须清除,怀疑者被排除,整个邪教团体和外部世界就更加隔离开来。


      第三点,显灵。通过教主的通灵表演,教徒们会相信他拥有和上帝对话的能力,所以就更不会质疑了。


      第四点,自我辩护。你也许会以为奇怪而痛苦的宗教仪式会吓跑教徒,可实际上正好相反,这些痛苦的宗教仪式反而会让教众对整个宗教组织产生向心力。


      当然,你也许会假设,如果这些信徒不是和外界社会隔绝开来,也许可以抵御这些心理控制手段,认清邪教的本质,从而避免惨剧的发生。然而,从我们对邪教的研究来看,这样的想法太天真了,因为这些信徒们一旦陷入邪教教主的魔掌之中,便很难自拔。


| 如何避免被洗脑 |


如果注意以下四点,避免被洗脑也不是什么难事。


1.你有没有感觉登堂入室的情形正在自己身上发生?某个组织或者某个人有没有让你做出一点儿小奉献?他们有没有逐渐加码?如果是的话,你真的打算这么做吗?你有没有被他人操控了?


2.如果有一个企图让你和外界社会隔离的组织,请注意提高警惕。仔细想想,他们有没有让你和家人朋友断绝往来?还要注意,在这个组织内部,反对的意见和公开的讨论是不是往往被压制?如果这些问题的回答都是的话,一定要小心不要和该组织有什么关联。


3.某个组织的领袖是不是声称自己有超自然能力?也许他会表演即时治病或者预言未来的把戏。就算有些表演是真的,也要想到这有可能是用来自欺欺人的骗局。除非你亲自调查出背后的真相,请注意,不要被所谓的超自然现象所迷惑。


4.某个成员在加入某组织的时候,有没有经历那种痛苦、艰难甚至带有侮辱性质的仪式呢?请记住,这些仪式往往是事先设计好的,其目的就是让入会成员增加对组织的归属感。问问自己,是否经历过这样的仪式?


 

(更多您喜爱的内容,敬请浏览河南宏力学校—生活教育博客:http://hbczm163.blog.163.com/

  评论这张
 
阅读(5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